誠信墊底,還是真的很忙? ——工作時長可以解釋各國失物提醒比例差異

6月20日,Science雜志刊發題為《Civic honesty around the globe》的論文(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node/727934.full),介紹其在40個國家進行的大規模行為實驗結果,發現得到我國對遺失物品發電子郵件提醒的比例最低,得出我國社會誠信墊底的結論。我查詢了一些國家的平均工作時長數據,并與論文中的失物提醒比例數據進行相關性分析,發現一個國家平均工作時長越長,失物提醒的比例就越低。所以,不是我們不誠信,而是太忙了!

Science論文的實驗設計為:研究人員假扮拾金不昧者將錢包(有些有錢有些沒錢)交到酒店、銀行、博物館、郵局等工作人員手中,看有多少人會根據名片上提供的電子郵箱(名片上沒有電話和地址),主動聯系失主。各國對遺失物品進行郵件提醒的比例如圖1,其中豎線是我添加的,是為了后面從中讀取數據方便。

微信圖片_20190625093141.jpg

論文引起了廣大學者尤其是中國學者的關注和爭論。也有很多學者撰寫了較為系統的評論,如目前我看到的有:李晨陽在科學網的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sJFEPy3FqAzmktb0vDVZrw。檸檬木聚糖在觀察者上的文章: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32199。英國報姐在今日頭條上的文章:https://www.toutiao.com/i6706081122360492556/

我從一個新的視角來看這個問題,基本思路是:我們國家的前臺工作人員很忙,沒有空去處理這么瑣碎的、看起來不重要的遺失物品。

為了驗證我的這個想法,我查詢了各個國家的人均工作時長,因為如果一個國家的人均工作時長越長,那么平均而言應該會越忙,就越沒空去處理這些瑣碎失物。

工作時長的數據我是從wikipedia上獲取的,鏈接為: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rking_time。(還有很多國家的工作時長數據沒有找到,等找到了再做更細致分析。即使僅從已有數據分析,也已經有較好的結論。)

失物郵件提醒的數據Science文并沒有公開,只有一張圖。我通過認真比照論文中的圖,粗略估計出失物郵件提醒比例的數據。這還是花了很長時間的,還通過如圖1中畫的一些輔助線來盡量減少誤差。

然后把工作時長和郵件提醒比例(錢包無錢)做了一個簡單的散點圖,可以看出清晰的負相關關系,計算相關系數為-0.758283900374380p值為0.000017610059091,非常顯著。

微信圖片_20190625093241.jpg

做一個簡單的回歸分析,結果為:reporting_rate = 135.9141306354837-0.0498270231930*working_hours,其中R square為0.5749944735670,F值為29.7640327753885,p值為0.0000176100591,非常顯著!所以,結論很清晰:一個國家的平均工作時長越長,對以實物品進行郵件提醒的比例就越低!

其實,Science論文中也對各國提醒比例的差異做了很多分析,不過是從地理、文化、制度等角度來做的分析,我覺得這些都沒有工作時長這個因素更顯著,更有說服力。很奇怪這么高端的期刊文章居然不去分析這么簡單而直接的解釋變量。

總之,我們的前臺人員沒寫郵件,絕對不是不誠信,而是太忙了!


作者簡介:于同奎,西南大學計算機與信息科學學院副教授,從事用系統科學、計算機模擬等方法分析社會經濟系統的研究,尤其關注懲罰和社會規范對群體合作的作用,代表作有《間接互惠、有成本懲罰和社會合作的演化》。


广西快3走势图表走势图分布图